关注儒思微信订阅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

资讯>市场

90后集体辞职:求求你,我真不想再赚钱了

2019-06-23 5041 22 0 0 来源: 人力资源分享汇


不知道你身边有没有新近刚刚辞职的年轻人?


几天前,北京的好友H发消息给我:周末有空吗?我来找你玩啊。经过询问得知,刚刚辞职的她,这次给自己放了个不短的假期。


如果没记错的话,这是她去到北京之后,一年内的第二次辞职了。


无独有偶。


约一周前,另位同城的好友S找我帮她搬家,在犹豫了很久之后,她终于还是决定南下广州,找份自己心心念很久的纸媒工作。


时间倒退至上一个冬天,仿佛大家都被罩在“裁员”、“资本寒冬”的紧张气氛之中,人人自危,生怕失业


然而几个月过去,事情悄然间发生了转变,以90后、乃至92后为主的这批年轻人,主动选择辞职,其中不乏裸辞“一身轻”的选择。


事实上,此前就有大数据,试图解读90后中间这种集体辞职现象。


去年8月份,由全球职场人士社交平台领英发布的报告显示,不同年代的人平均在职时间,呈现出代际递减的趋势。



我们可以看到,到了95后这一代,平均在职时间只有7个月。


而在同一份报告中,显示90后城市间流动频繁,他们平均每1.40年更换一次,到了95后,这个数字则来到了0.84.


是年轻人心浮气躁吃不了苦,还是大家对于生活的追求已经不止是一份稳定的工作这么简单;


其中缘由,我们不得而知。



我出来工作是为了生活的更好,现在却过得越来越糟糕”。


H在电话那头沉沉地叹了口气。


大概一年前,她来到北京,和无数心怀“北漂梦”的年轻人一样,对于这座匆忙拥挤的城市,她们的眼里看到的却是繁华和遍地的机会。


她的第一份工作,是在家教育机构,做销售,线上线下多渠道联系招生。


这并非多么艰难的工作,尤其对比她的前东家——一家本地房产公司,朝九晚九,没有休息日,常年活跃于地铁口和天桥上——简直不能更好。


终于可以坐在电脑前办公了,屋子里还有暖气。”


然而,挑战在她进入办公室之前,已经沉甸甸地横在了她的面前,高昂的租房价格让她面对偌大的钢筋水泥森林,清晰地感受到了一个外来者的无助和茫然。


初春的北京还藏着许多寒气,她大清早就出发,下了公交扫了辆小黄车,要去看的那间屋子还在3公里之外。


住在这里的人们把它称为“握手楼”,两栋楼之间间隔不到一米,大家打开窗户就能握着手。


没有整居,几乎每所屋子都被隔成了一个个逼仄的小屋子,厨房和卫生间是公用的,楼道里堆满了前住户扔下的破旧家具,还有没有主人的鞋子。


尽管如此,1400的价格而且支持押一付一,让她在骑了整天的车子之后,差点在二房东面前哭出来,住隔壁的室友看着她,苦笑着说道:


“再晚一会儿这房子肯定就被别人抢去了”。



四个月之后,她已经习惯了早上五六点钟室友们洗漱的嘈杂,习惯了挤地铁的时候又被踩到脚,习惯了老板在她要下班的时候扔给她一叠电话簿。


7k刚刚出头的工资,让她在每次觉得撑不下去的时候,残酷而温柔地敲打着她的脑袋。


环顾四周,和她这般情况的年轻人并不少数。


拿着6-8k的工资,被“押一付三”赶到了一起,不敢谈情说爱,没有给家里寄过钱,楼下的烤串店是他们最好的夜生活,周末不用加班的话,他们可以窝在屋子里刷上一整日的抖音。


然而过去不到半个月,楼道里贴上了“拆迁”的告示,二房东发了群公告,随后又附上回收各种二手物品的消息。


她无不悲凉地意识到:北漂,首先是“漂”


她辞职了,从城市最东头转去最北,在一家房产公司干回了自己的老本行,面试那天,对方告诉她:北京永远不缺租房和买房的人,我们就永远不缺发达的机会。


那时接近夏末,街道上总是飘下黄而橙的树叶,找房子那天,妈妈给她打来电话,询问近况。


她抚去落在车把上的树叶,在双眼泛红的前一秒,匆匆忙忙地挤出了一个笑脸:挺好的啊,老板说这个月给我涨工资,到时候我想换个有独卫的房子。





“去XX的996”。


和S认识快7年了,这是我第一次听她说脏话。


当初和她聊起996时,她放下了手里正准备夹寿司,一本严肃地盯着我:非要聊这么影响食欲的话题吗?


作为一个自媒体工作者,她是标准的996“受害者”,就在约这顿饭之前,她还和主编商量着当日的文章标题。


算起来,这份工作她已经做了近三年了,三年的时间,足够让一个充满文学情怀的小姑娘,进化成一个半夜3点爬起来赶热点的女强人。


我得承认,她的工作态度是我认识的人中间最积极的那几个。


但说起“996”,她言语之间难言激愤——


“哪有工作热情这么一说?要是能准时下班,谁不想扑向各自的生活”;

“大家都在加班,公司氛围已经是这样了,只有去一边吐槽一边习惯”;

“我可以热爱工作,但你不能把996拿出来宣扬啊”;

......



说什么公司留不住90后员工,我看啊,如果把员工离职理解为员工自己的问题,那么这些企业是永远找不出问题所在的”。


今天,当我把“90后集体辞职”的问题抛给她时,她的回答再一次没有让我失望。


和当初对于996的态度一样,她毫不客气地把矛头对准了企业本身——


90后的离职原因再简单不过,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消耗早已不是那点工资可以负担的起得了


人和人之间的互动,形成了某种大环境,但并不意味着这种大环境它就是正确的;此前的996便是如此,当加班成了所有人的共识,那么不加班的人,便是做错了事。


这个时候,就需要有人站出来,试图成为那个破坏大环境的人。


从马云引起的公愤,再到今天90后中间出现的这种集体辞职现象,再度说明,资本的寒冬永远威胁不了那些真正对生活的始终充满追求的人。


S告诉我,去年她就已经有了辞职的念头,但身边人告诉她:现在找工作这么难,有一份工作就好好珍惜着吧。


然而几个月过去,她忍不住开始怀疑,这场“资本寒冬”是不是只是人们给自己套上的枷锁,工作还是在那里,只是看你愿不愿意迈出最重要的第一步。


我觉得年轻人的冲劲始终还在,这是最关键的,企业当然永远指望员工追求稳定,因为这意味着员工在面对不公时,第一时间选择独自消化,而不是试图做出质疑或者反抗”。


于是,她在万物复苏的季节里,果断选择了裸辞。



和S聊得最多,收获的感悟也最多。


从一个矜矜业业的996实施者,到裸辞然后去干自己想干的事情,这中间可能会经历诸多心理的波折和彳亍,


又或者,只需要一个简单的提问就行——“我是否还有自己想做的事?”


她的答案代表了大部分依然激昂的年轻人,他们把未来留给了过去,在第二日的地平线上,绘制出了自己的形状,不论它是弯曲或者笔直,却都是美的。



美剧《小谢尔顿》有这样一段台词:


“我早上起床,去做一份根本不喜欢的工作,我工作只是为了钱,可钱还少的可怜,我每天都付出更多努力,但情况完全没有改变,我不只是累,我是筋疲力尽”


这段话不止一次地戳着,我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上班族的痛处。


更动人的是,多数人依然在这般“筋疲力尽”中负重前行,对于未来,他们可能充满了展望,但要他们提供一个答案的话,却总是沉默的哑口无言。


今天,出现在我们身边的辞职的人群,我想,我们不该简单的消极或者积极去回答,这其间的喜怒哀乐,还得在下一份工作之中,再去描述和解读。


但要我说,敢于把自己从某种“安逸”或者“稳定”之中抽离出来,这本身就需要勇气。


最怕我们习惯了最卑微的生活,然后安慰自己平凡可贵。


所以我更愿意相信,90后们的心气,在他们递交辞职信的时候,依然蓬勃,依然充满了令人敬畏的力量。



想起去年离职的前同事,在微博上留下的一段话——


辞职后,最怕接到家里人打来的电话,因为他们总爱谴责你辞职就是缺乏家庭责任感,不赚大钱就是就是对自己人生的辜负,爸爸妈妈,我求求你们,我真的不想再赚钱了。”


今天,我也愿意把最后一句话,理解为,所有辞了职的年轻人,他们内心最真实的想法。


这个年纪,明明还有着比赚钱更加令人心动的事物,那些闪烁在我们内心的烛火,才是真正值得去守护和信任的。


因为是年轻人,所以,不论肉体还要吃多少的苦,我们的精神都得保持起码的清洁和明亮。


相信我,这些烛火,总有一天会照耀整片天空。


灵魂可以单薄,但不可以不自由。


如果连辞职都无法实现自由的话,我不知道还要怎样,才能对自己的人生负责。


以上。


本文图片源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


- end -

    赞         分享

觉得本文不错,就分享一下吧!

发表

0 评论

展开查看剩余评论